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宫商角徵羽 > 为什么中国古代音乐是宫商角徵羽五音而西方是 Do-Re-Mi-Fa-So-La

http://chabavilla.com/gsjcy/71.html

为什么中国古代音乐是宫商角徵羽五音而西方是 Do-Re-Mi-Fa-So-La

时间:2019-08-12 12:1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这个只字很微妙啊, 似乎有种五音不及7音的感受, 黄钟大吕领会一下, 12音级...

  音级越多越高级? 没有这回事.

  某种程度上说音符是算出来的, 音级能够肆意多

  5个7个区别只在于迭代的次数纷歧样

  往下算还能算出12个, 这是此刻常用的十二平均律的原型

  再往下算以至能够有19个,53, 665个等等, 不外太多了没法玩了...

  这个问题问的很是好, 从这个问题起头能讲清晰俩最根基的概念:音级和音程

  声音说到底就是振动, 振动的速度能够用频次暗示.

  现代研究表白, 人耳的敏感程度与声音频次大致呈指数关系.

  所以就给他们不异的音名好比A, 然后划分为分歧的音域

  虽然前人不懂物理和生物, 可是他们仍是不约而同根据经验发觉了这个现象

  每当声音的频次翻倍, 那我们就记他为一个单元,西方叫八度, 东方叫均

  现代研究又表白, 同时发俩音的话, 波形越有纪律越好听

  谔谔, 数学上来说就是俩函数加和周期小, 周期就是比值的最小公倍数呗:

  前人同样的, 成功发觉了这个事理, 前人是不懂频次, 可是他们也能够听出音高不是...

  可是他们发觉了一个 2:3 很好听, 这个今天叫做纯五度.

  好的, 可是只要两个音太枯燥了不是, 还能不克不及细分出更多的音呢?

  于是就有了五度相生律, 每次升纯五度, 发生一个音, 因而得名

  基准音频次设为, 纯五度很好听, 也就是和基准音组合的时候很好听.

  那么同样的事理和组合是不是也很好听啊?

  可是留意这个跨越两倍了, 前面说了一个八度两倍频次, 这里超了.

  那怎样办呢? 还记得频次二倍感受类似吗? 那除二不就行了?

  所以第三个音符算出来该当是, 以此类推, 算n次的音符是

  我们取前7个, 排个序, 给他7个编号就行, 按此刻的记法, 习惯基准音选为C, 那就是 CDEFGAB.

  还没完啊, 凭什么算7次, 不多算也不少算?

  你是能够随便算几回.

  但你每次频次按这个倍增至多要能归去不是?

  若是取5个音乘起来, 听起来和倍增3次类似, 压归去听起来还行.

  取六个音, 你预备怎样压, 你说压三次仍是四次好....

  同理若是是7个音近似的压4次就好, 12 个音乐, 压7次就好...

  这是2000年前古希腊的毕达哥斯拉学派的成绩.

  下一次两个指数偶遇要到41, 41 其实不怎样好, 再下一次是, 法式员一眼就能看出后面是几多次方了逃...

  2000年前西汉学者京房算出了这个...可是明显没人用的啊...

  再下一次...停, 这个涉及丢番图迫近, 再说变成数学课了, 莫非此刻还不敷像数学课吗逃

  其实很简单的, 就是求的线性迫近, 解由连分展开式所表达.

  好吧为什么没有7 , 这个更复杂了, 由于最佳迫近要和四周比, 7 没有12好, 至于为什么会如许....

  啊啊啊, 就如许, 别逼我, 我此刻不想上数学课...

  还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非要压归去, 由于基准音没有定死, 如许随便你怎样平移, 这个倍数关系能够连结, 你能够迁徙到肆意的调子上.

  虽然此刻定了, 仪器以至能够数出频次 , 但古代那是随便搞个工具敲下, 然后按这个音高去配. 所以能够想象, 古代分歧处所产的乐器是很难合奏的, 基准音都纷歧样.

  同样的, 2400多年前, 中国先民差不多发觉了这个, 春秋期间的成果.

  《吕氏春秋·乐律篇》记录了算到12的版本, 成语黄钟大吕传闻过吧,就是这个系统里的, 算到5的版本就是宫商角徵羽,算到7的有变徵,变宫啥的, 别告诉我你背课文没背到过这个词...

  三分就是分成三份, 损就是削减, 所以是,益就是添加, 所以就是, 算法复杂, 似乎没有通式...

  三分损益法只是思惟和五度相生律雷同, 算法和成果都是分歧的, 不外很接近, 终究乐理是相通的...

  最初, 作为一个现代人...告诉我怎样按比例等分?

  开方啊, 不就等比数列吗...

  可几千年前的前人没法算开方, 快速开方的算法至多要到500多年前对数的发现之后...

  2开方是无理数, 无理数的发现者, 被上面的毕达哥斯拉学派扔进海里喂鱼了...

  按照开方的算的比率叫做十二平均律, 大明王爷朱载堉靠丧尽天良的超大珠算搞定了这个工具, 同年伽利略他爸也在算这个但没算出来...

  后来巴赫将十二平均律发扬光大, 这是几十年后的工作了

  此刻的七音默认是从头按照十二平均律标定的频次.

  不然会申明是五度相生律仍是一种叫纯律的古典常用律法仍是民乐里的某种律.

  所以音符音级该当懂了, 那么音程也很好懂了.

  其实就是俩音对数之差值呗.

  在12平均律下, 音程都是1/12, 一般叫一个 半音

  所以半音是十二平均律的说法, 纯八度, 纯五度, 小二度这种是沿用五度相生律的说法

  还有搞不大白起落调同分歧为什么总能吵起来, 系统分歧有啥好吵的:

  五度相生律中升F不等于降G, 音之间的间隔音程是不固定的(起落有两种)

  十二平均律下升F就等于降G, 起落只要一种音程

  十二平均律并不是绝对的更好, 由于粉碎了纯五度这个古典时代很是主要的标尺, 纯五度算出来只要 1.498, 仍是个无理数, 理论上, 听起来会轻轻的差那么一点...

  有没有更细分的音呢?

  有的, 电辅音乐能够无视各种物理缺陷, 所以用的比力多, 这叫微分音乐

  听起来愈加细腻, 冲破了琴键的限制, 再也没有琴弦里漏掉的音...

  不外有的人就是喜好听物理缺陷, 也挺难办的, 软件还硬得模仿这种不完满...

  谢邀,为什么中国古代的音乐只要宫、商、角、徵、羽五个音,而西方是Do-Re-Mi-Fa-So-La-Ti七个音?

  这是对中国音乐不领会形成的问题。

  中国古代的音乐有宫、商、角、徵、羽五个音为根本构成的调式。还有带有清角或变宫的六声调式,更有带清角与清羽;变宫与变徵或清角与变宫的七声调式。调式范畴比西方音乐复杂丰硕的多。

  中国音乐有十二律。中国古代音乐中利用的十二个绝对音高,其间是半音关系,称为十二律。他们的音名是: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冼,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 西周期间的黄钟律为350-370赫兹,有专家持否决看法,并按照出土的曾后乙编钟测音发觉,以大c为512赫兹为主调,证明黄钟在c调附近。按照唐代的遗留的玉尺计较管律,黄钟接近此刻小字一组的e,而宋代以上古铁尺为律,算得黄钟却在e#音,元朝,明两代按照记录黄钟根基在小字一组的d音处。

  若是黄钟为小字一组c,则中国古代十二律和西洋音乐十二绝对音高的对应关系为: 黄钟_大吕_太簇_夹钟_姑冼_钟吕_蕤宾_林钟_夷则_南吕_无射_应钟。 _c1___#c1__d1___降e1__e1___f1___#f1__g1___降a1__a1___降b1__b1此中排在奇数位置的黄钟、太簇……称为六律,排在偶数位置的大吕、夹钟……称为六吕,所以十二律又统称“律吕”。

  西方音乐也不是Do-Re-Mi-Fa-So-La-Ti七个音,西方音乐一般也有十二个音。

  二十世纪有微分音的摸索,半音再分成四分之一,六分之一或者八分之一音,那样音的数量就更多了。

  上面谈的是笼统的音高,具体到现实中音高有音色,力度,音量等维度,好比二胡和琵琶,吉他和小提琴吹奏同样的音高,表示力是完全分歧的。

  笼统的音高材料本身中西方没有很大不同。但若何利用这些材料不同就比力大了。就像同样是石头木头,中国能盖起故宫,法国能盖凡尔赛宫,英国能盖威斯敏斯特教堂。

  这种不同的根源在于审美,在于文化,不在材料本身。中国人自古追乞降谐,中正,恬澹……音乐也是如斯,以五声音阶为根本,不强调锋利的半音,不凸起不协和的三全音,旋律委婉流利,行云流水,超脱灵动……

  以上说的是乐音。音乐中不只利用乐音,乐音也是极为主要的构成部门,乐音的数量就无限了,大体也能够分为高、中、低三类。中国音乐对乐音的利用艺术性是极高的,好比《山君磨牙》《鸭子拌嘴》等冲击乐作品满是乐音,但音乐抽象明显,表示力,传染力都十分强烈,是超卓的艺术品。现代中西方音乐家都十分留意乐音的力量,好比现代音乐中冲击乐十分凸起。保守的乐音乐器也在开辟乐音的部门,好比小提琴、吉他敲击面板,码外拉奏,暴力拨弦等。。。二十世纪初期西方也起头呈现“乐音主义”的音乐,强调乐音的表示力。

  @酱紫君的这个回覆很赞,根基上涵盖了相关的乐律学理论,建议细读(虽然读起来确实很耗脑)

  趁便弥补几点吧,由于这回是纯推导、没找文献,所以就当参考和文娱好了;

  中国与西方都零丁发觉了五度相生律/三分损益律,而具体通过这套生律方式也衍生出了五声音阶和七声音阶。那么为什么是五声或者七声呢?

  我们推一下:

  从1起头,第一步获得1-5,呈现的音程关系有:纯五度、纯四度;

  第二步获得1-5-2,除以上音程关系外,新呈现了:大二度、小七度;

  第三步获得1-5-2-6,呈现新的音程关系:小三度、大六度

  第四步获得1-5-2-6-3,呈现新的音程关系:大三度、小六度

  大师能够留意到,五声音阶是没有小二度/大七度的。

  而小二度,恰是十二律中最不“协调”的音程关系,对于人耳来说也是一个门槛。

  若是继续往下推,1-5-2-6-3-7,呈现新的音程关系:小二度、大七度

  再往下,4-1-5-2-6-3-7,呈现新的音程关系:增四度

  这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七声音阶,这是五度相生法例中,所呈现的第一个包含八度内十二律中所有音程关系的音阶(大师不妨推导一下)。

  若是再继续推下去呢,问题就出来了:

  4-1-5-2-6-3-7-#4,这是一个八声音阶,比力少呈现,而小我总结缘由在于这么两点,其一是没有呈现任何新的音程关系,换而言之音多了但表示力没有丰硕太多;其二是呈现了持续小二度音程(3-4-#4)。

  而持续小二度对于人耳又是一个门槛,大师不妨算一下,我们此刻所用的和弦中几乎没有呈现持续小二度的,或者说呈现持续小二度的和弦一般都迷之不协调。

  这也就是为什么支流的各民族音乐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五声、六声(相对较少)和七声音阶的次要缘由了。

  至于支流律制为十二律,也是基于雷同的缘由。

  由于推演了十一次、发生了十二个音当前,虽然呈现了一些偏离,但大致上能够获得十二个互为半音音程关系的音。同时又因为12是包含了最协调的几个音程(1:2, 2:3, 3:4等)的比例的最小公倍数,因而十二律也是尽可能包含协调音程的最简单解之一。

  至于十二律中五度相生律是如何演变为十二平均律的,我在另一谜底中有细致阐述,接待移步:朱载堉关于十二平均律的研究对近代史有严重感化么?

  好处相关:数学很差

  这个问题能够连系着我以前发的几篇文章一路阅读。

  【课程】乐理学问讲重点第二课(五度轮回圈)

  【课程】趣味乐理第一课(五度相生律)

  【课程】趣味乐理第二课(纯律)

  【课程】趣味乐理第三课(平均律)

  【音乐赏识】五声调式—彩云追月

  利用什么样的音来作曲,还要从最起头的律法说起。

  最早的律法是五度相生律,操纵泛音生成,此中只要两个频次比,八度为1:2,五度为2:3。

  按照五度轮回圈推导而来(细致推导过程在适才的文章里):

  获得各音的频次比:

  可是因为和声成长,五度相生律的三音并不协和,于是用纯律进行批改。

  最初因为这两个律法无法转调,于是发了然十二平均律。

  可是大师要留意到,根基音级为7个,可是还有变化音级,也就是带有起落号的音,在键盘上凡是弹奏出来是黑键,黑键总共是5个,所以西方的音乐与其说是7个音,不如说是12个音更为安妥。

  五声调式又是什么呢?五声调式利用的是五声音阶,五声音阶指按照纯五度陈列起来的五个乐音形成的音阶,从宫音起头,到角音,顺次为:宫(gong)-徵(zhi)-商(shang)-羽(yu)-角(jue)。

  若是宫音为C,那其他的音则为:

  把他们陈列到一个八度内:

  良多中国曲子就只用了这五个音。

  这是我吹奏的《彩云追月》,使用五声调式写成:

  可是跟着音乐的成长,中国音乐也有了六声调式。

  它能够通过原有五声调式的根本上向上再生成一个纯五度,获得变宫。(为了旁观便利,音符尽量挪动到一个八度内)

  或者在原有根本上向下再生成一个纯五度,获得清角。(为了旁观便利,音符尽量挪动到一个八度内)

  若是要继续再变化呢,还能够获得七声调式。次要有三种:

  所以最终我们能看出来,中国利用五声调式,西方利用七个音级只是概况现象。

  中国的典范作品大多是五声调式写出,可是作曲并不只限于五声调式,只是大师晓得的一些名曲是用五声调式写成的罢了,而近现代的中国音乐成长很是迟缓,没有像西方那样呈现各类新的理论;

  西方的典范作品不断跟着律法的变化在变化,晚期音乐由于利用五度相生律,是单旋律音乐,后来成长到以复调为主,再往后是和声与纯律的配合成长,再往后才是十二平均律,所以从作品本身的成长也能看出律法的变化。

  西方的音乐理论进入二十世纪当前,成长出了无调性音乐,此中的十二音技法就把所有的十二个音都平等化,去掉调性核心主音,如许写出来的音乐别有一番风味,至今还不竭有更多的作曲理论呈现,不竭在成长。

  至于西方音乐在300年摆布成长得有多快呢?参考这三本书。

  误区一:中国只要五声调式,西方只要七声调式

  中国古代音乐的五声调式只是最常用的乐律,而不是独一的。好比根基乐律里还有燕乐、雅乐和清乐就属于七声调式,即在五声调式的根本上插手“变宫”、“变徵”和“闰”这三个音中的肆意两个形成。

  同理,西方的七声调式也不是一起头就有的。古希腊期间就有“四音列”呈现,虽然这个不是乐律律制。

  误区二:中国/外国常用乐律只要这几个音

  中国的上面曾经说了变宫变徵闰,重点说外国。西洋大小调系统里do-re-mi-fa-sol-la-si这叫“天然音级”,现实算上变化音,完整的该当是十二个音才对,也就是十二平均律。

  然后要出格申明一下的就是,一个音符,高八度或者低八度变化之后,【并不是本来这个音符的镜像】。

  良多人不克不及理解这个寄义。声音的素质是物体的振动,振动的频次决定声音的音高。

  举两个例子:

  1.变调软件能够改变乐曲的腔调,可是在变调之后乐曲的总时长会发生变化。并且降调必然变长,升调必然变短;

  2.音频文件在快进的时候声音会变的很鬼畜,很尖

  所以乐律律制并不是简单的音符陈列,而是按照特定的声音频次比来制定的,所以才有了奇异的“三分损益法”和“五度相生律”。而这傍边有一个终极拷问就是:黄钟不克不及还原。也就是当生律推进至下一个黄钟音,即清黄钟时,与第一个黄钟音的频次比不符。

  为此历朝历代的律学家都在努力于处理这个问题,直到明代朱载堉发现“新法密率”,第一次提出十二平均律的概念,才真正处理这个千古难题,而那会儿西方的巴赫(十二平均律的发现者)还没生呢……

  我懂我懂,这是一个雷同“钢琴的黑键干嘛用”的问题。

  知乎问题里,行话最多的就是乐理和相声,底子不是为了科普而来,一上来就让别人学这个学阿谁。霍金都能给我科普宇宙大爆炸,乐理有什么说不大白的?用得着姿势这么高吗?谁还没个特长啊?

  若是你懂那些黑话,别人都说的很好了。若是你没听懂,我想废除两个思维盲点,这两个盲点破了,这个问题本人也能想大白。

  不是。《托马斯和伴侣们》主题曲就是12音阶写的(♫ 2、4、6、8小火车,跑上铁道,拉着货车……♫)。

  也就是把钢琴的黑键也当做音阶的一部门。小伴侣们听的时候感觉不天然吗?会感觉音良多吗?该当也没有。

  钢琴是一种典型的,伪装成7音乐器的12音乐器。把不常用的音黑化藏在上面,让一只手抓的音域更宽。

  “五音”也是如许的,现实上是12个音,此中五个最常用,其他都是“黑键”。“黄钟大吕”是一套12个钟,由于大钟不变性高,用来给乐队定音。这个成语的意义就是“主旋律尺度音中的最强音”。

  中西方都是12个音,必定是谁影响了谁,又影响了谁。这里不会商了,这事太巧了,必定是单一路源。

  为什么会有常用和不常用的音?由于音乐赏识高度依赖于文化习惯,越熟悉的曲调越好听,太立异的调子欠好听。出格是古代没有录音机,很少有人把一个调子听到熟,该当是不激励立异的。

  可是也疑惑除有爵士型古代乐手,就是喜好弹半音,这是个黑天鹅问题。

  不是。好比把古代国度级定音兵器大钟,和今天调音完满的钢琴放在一路,合奏一只曲子,听上去会是一场灾难。该当没有一口钟完全吻合今天的“C音”。

  在维也纳宫廷音乐兴起以前,古今中外,“C”都是随便定的。

  由于没有需要同一。两个省的处所戏乐队,永久不会无机会一路吹奏,为什么要同一腔调?

  而古代常用的丝竹乐器,按照经验在竹子上以固定位置钻孔,就是一套音阶。可能两个乐器师父做的笛子,音高都纷歧样。然后弦乐器跟着笛子调就是了。

  除了音高纷歧样,做出来的12个音也不完全对应。对数学和丈量的控制没那么精准。最多是在一个地域有本人的一套尺度。山东做的竹笛,和广东做的竹笛很可能底子合不到一路。

  其实就是此刻,在旅游景点买的劣质竹笛也可能跟什么都合不上。

  说出来你们不信,我亲戚家买的儿童电子琴,所有键都比一般高一个音。这个琴的C是别人的D,为什么电子琴也会出这种问题?MIDI之谜底。

  可是不影响利用,他们永久不会带这个琴出门,也没人来找他们家三岁的孩子组乐队。——古代民间乐器根基上是这个环境。交通和通信阻隔,让一个地域的乐器内部自洽就能够了。

  古代音乐是很随便的,凭感受调音,用耳朵学新歌,吹奏根基是即兴。

  此刻有一套尺度,次要是由于一个地域的音成功为强势音乐,笼盖了其他处所的音乐尺度。阿谁处所是维也纳。

  编纂于 2018-04-10

  附和 131

  34 条评论

  song wang

  在我印象中,缪天瑞翻译的《音乐的形成》很是好的回覆了这个问题,可惜这本书早就没有重印了,能够找到的是《缪天瑞音乐文存》,此中收录了这篇文章。

  就像“为什么一年有12个月,夏历为什么有闰月?”离不开天文学的根基学问一样,这个问题必然会引入“律学”及“物理学”的一些学问,不太可能言简意赅说清晰,在这里我测验考试简单回覆吧:

  音级的报酬划分,是音乐感情表达的需要,同时也是乐器成长需要前提。但至于是分为“五个音”仍是“七个音”,则是一种选择,每种选择都有它的必然性和纪律性。“五音”不只仅是中国古代音乐的选择,也是良多世界上良多民族音乐的选择。

  起首,我们需要记住协调音程在物理学上的寄义:相邻“八度”的两个音,其频次是1:2,相邻“五度”的两个音,其频次是2:3。

  我们先引入最朴实的“五度相生率”:按照“五度”和“八度”这两个音程关系,在音乐的实践中,人们天然而然的发现的“五度相生率”,这时曾经引入了12个音,但在实践中发觉13轮后并不克不及回到本来的音。这个问题迷惑了律学家们好久,后来才呈现了“12平均率”。(不再这里展开律学了)

  简单用数学描述是:(3/2)^12 约等于 (2:1)^7

  这里除了前面说的五度(3/2)和八度(2:1)外,呈现了12和7,这是一种隐含的纪律或关系。

  好了,回到本来的问题,一个“八度”间到底需要一个音,我们仍是按“五度相生率”的挨次一个音一个音的往上添加吧:假设第一个音为C吧,那么在两个C之间很天然的该当加一个G,由于它和低音C是五度关系,留意不是两头的#F,#F和上下两个C在听觉上没有协调关系;第三音加在哪里呢?低音C和G之间的距离仿佛更空一些,加个什么音了?很天然必然是D,由于D与G为五度关系;顺次类推然后是A和E。

  好了此刻有了“五个音”!这时我们(用耳朵也能够借助律学上的数学计较来)察看五个音之间的距离,五个音有松有紧,正好合适,再多一个音,则六个音之间的远近关系会跟不服均,若是少一个音,则四个音之间关系与不如五个音之间的关系平均。所以“五个音”是一个天然地选择,也长短常朴实地选择。有了这五个音后,若何形成音乐,就能够有雷同于中国古代的宫、商、角、徵、羽等调式了。

  适才我们曾经会商了六个音不如五个音,那在加一个音呢?按照上述准绳,在五声音阶后加上B和F后,就形成了天然的大调音阶,也就是每小我都晓得的Do-Re-Mi-Fa-So-La-Ti。(能不克不及再添加音,会是什么结果,感乐趣的同窗能够自行试验)

  需要留意的是,在形成音乐的最根基音阶中,彼此地协调关系是决定性的,这也是调性音乐的焦点,这个问题再展开就是和声学了...

  编纂于 2014-03-04

  附和 38

  8 条评论

  Scrummble

  反感被别人粗暴地tagging

  中国古典音乐的调式很复杂……有时会远超你我的想象……

  宫、商、角、徵、羽,五声大致等同于 Do-Re-Mi-So-La,一般中国古典音乐用这五个音也就差不多够了。

  我国古代也不只要五声音乐这一种调式,还有六声调式、七声调式。

  七声调式中有一种“清乐”,插手了“清角”和“变宫”,这就是Fa, Ti 两个音在中国古代音乐中的使用,清乐调式和西方的大调曾经很相像。

  还有一种叫做“雅乐”的调式,由 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 形成,“变徵”相当于西方的#4。《史记·刺客传记》:“ 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零 ”,高中都学过的吧?

  第三种“燕乐”,包含 宫,商,角,清角,徵,羽,闰 ,“闰”相当于#7。

  上述的清角、变徵、变宫和闰四个音,会给音乐带来大量不不变感,和古风音乐沉稳严肃的总基调总有些不协调,所以五声音阶里面没有赐与二者地位。

  正如上面提到的,用变徵为主音的乐曲,感受上就会显得出格诡奇悲惨,于是“ 士皆垂泪涕零 ”也就不奇异了。

  擦,手贱欠百度,发觉之前写的谜底很多多少错误……我尽量改。

  最初感伤一句,山东高考伤不起啊……硬生生把一个理科生逼得涉猎乐律……不专业之处接待斧正

  编纂于 2012-08-13

  附和 66

  20 条评论

  啊我学的是潮州音乐

  起首 宫商角徵羽是能够变的…大要对应的就是12356

  然后!一般来说潮州音乐用的是f调

  常见有四个调性 轻三 重六 轻三重六 活五

  分歧调性对应的就是常用的音~

  并且…很是奇奥的就是 分歧调性的47是纷歧样的 以至分歧处所的音高都是纷歧样的…【我学的古筝】

  也就是说 有时候是降7…或者不是尺度降7…就是7偏低如许

  中国音乐的音更多吧233感受很是奇奥!

  2017.7.9弥补

  关于潮乐四大调

  一 诸调名出自【二四谱】

  潮乐最早利用的曲谱是【二四谱】 已二三四五六七八记实音阶 相当于简谱的5612356

  三六各代表两个音 三代表67 六代表34 读音不异 以轻唱重唱区分

  轻 重 活 三字是音高申明

  二 四大调的辨析

  1轻三六调

  以56123编织旋律的乐曲便称为轻三六调,即三六是63的音高

  2重三六调

  以57124编织旋律的乐曲便称为重三六调,即三六是74的音高

  3轻三重六调

  以56124编织旋律,色彩音为624的乐曲便称为轻三重六调

  4活三五调

  乐曲绝【工】/即无3音,以57124编织旋律,72/即三五/为活音的乐曲便称为活三五调,2音比原音位高并且音的凹凸多变

  具体讲述的册本为蔡树航先生的《潮州音乐》这本书 广东人民出书社出书 有乐趣能够去看看

  编纂于 2017-07-09

  附和 11

  10 条评论

  为什么会如许呢?这生怕会涉及到中西方的文化问题,表现了工具方人对乐理和艺术的分歧理解,好比中国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学说,西方《圣经》多次提到七这个数字,天主造人第七日罢工歇息,七宗罪。。毕达哥拉斯已经把七星与七音对应,提出出名的天体协调说,一切介是数等美学理论。但这个问题并不是我想会商的。从另一个角度看,人类对美的理解必然不断都是和而分歧,也就是说五音和七音有他们的配合点,以致于都能够各自独立成长成为完整的乐律系统。就好像物质的围观形态数和玻尔兹曼因子都能够独自成立完整的统计力学大厦(打住,这里不说物理。)撇开美学不谈,至多,音乐只需要无限的资本,准绳上就能够告竣相当大的多样性。

  起首要澄清两点,在给定一个基准音之后,理论上有无数种生律体例。而且,一个八度之内能够有良多个音。我国汗青上除了五音之外,还呈现过两音,三音,四音等。外国除了七音,五音十二音至今都很流行。只不外古代最起头风行的别离是是五音和七音。毕达哥拉斯提出五度相生律,中国古代响应地发生三分损益法。

  高票答主@酱紫君的回覆从数学和算法的角度注释了这两种生律方式,可能过于烧脑,这里我通俗的注释一下。

  “四开以合九九”即,由此发生黄钟宫音;

  “三分而益之以一”就是在本来的根本上加上其三份中的一份,即乘,得,为徵;

  “不无有三分而去其乘”即,生商;

  再由,得羽;

  由于音弦发生的声波是驻波,记驻波的振动频次为,音弦上产朝气械波的波速u不异,波长为,设弦长为l,则有,得。称为基频,别离为2次,3次。。谐频。音乐中基频称为基音,谐频称为泛音。因而,弦长(律数)和频次成反比。

  当然,我们这里不谈物理。所以,徵羽宫商角”的律数比为,则频次比 为,把徵当作基准音,就是。后来,明朝大才子朱栽堉连系洛书,提出宫(81)商(72)角(64)徵(54)羽(48)五声音阶,前面的徵(108)羽(96)别离比这里的徵(54)羽(48)低八度,但生律思绪是一模一样的。

  声音的频次是由振动决定的。当确定音符c的频次(假设所占分数为1)后,难么,任给一个声音,其频次所占份数为几多时,声音会听起来动听呢?毕达哥拉斯认为,当这个数是有理数时(注:因为毕达哥拉斯认为万物皆为有理数,所以这里能够认为是分母不太大的有理数),声音听起来动听。传说他有一天路过一家铁匠铺,发觉里面有四个铁匠铺工人的打铁声很是协调,动听。他们别离是2/1的八度和音,3/2发生的五度和音,4/3发生的四度和音,8/5发生的小六度和音。于是,通过纯五度音程关系生出来的律叫做五度相生律,方式叫做五度相生法。顺次推出的一系列音阶叫做毕达哥拉斯音阶。若以c为根本音,五度相生律要向上生律12次,挨次顺次为音阶频次比为,m,n为天然数。同时,又要包管各音频次在八度以内。同理,向下也能够生律12次,好比C到F:.将频次由低到高陈列,在一个八度之内,毕达哥拉斯音阶为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三分损益法和五度相生法的相通之处。不管是古代中国仍是古希腊,都认为两个声音的频次的比值是负数时,听起来协调,这是人耳的心理特征。于是,他们都想到了长度为发出的谐音,用现代话说就是相差八度的同名音。其他谐音也很天然地想到了区间的中点和第一个三分点;或者是考虑区间的核心点和第一个二分点.

  “三分益一”(弦长乘)和”三分损一“(弦长乘)获得的是同音名,只不外二者相差八度罢了。可是,纯真地利用”三分损一“或”三分益一“会越出八度音程,因而要两种连系利用,故得名”三分损益法“。

  中国古代最早采用三分损益法发生五音,即宫商角徵羽,现实上,后面也确实发生了七音。下面给出推导过程:

  持续三分损一改变弦长,就能够获得公比为的一系列频次值

  为了获得八度以内的同名音,接踵除以,并把频次由低到高陈列,取前五个音,获得

  若是对数列(1)取前七个值,并将后两个值别离除以4和8,即和,再将频次由低到高陈列,就获得七声音阶的频次比

  所以,五度相生法能够获得七音,按照我们先人的算法,仍然能够获得七音,并且里面的生律思惟和美学思惟都是完全分歧的。只不外五音在我们这里发扬光大了,以致于给人的印象就是我们只要五音。因而,我们完全没需要自大比西方少两个音。当然也不克不及把三分损益律和五度相生律画上等号,终究也要考虑到汗青的历程啊。

  那么,利用五音和七音会对音乐本身带来什么影响呢?答:别离成长出十二平均律!

  中国有明朝才子朱栽堉。几乎在几十年后,西方也呈现了伟大的音乐家巴赫。巴赫不只系统地发了然十二平均律,并且用在了钢琴的制造中,并写了一套《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下图这就是一组满足十二平均律的钢琴键盘。

  为什么会发生十二平均律?并且家喻户晓,只要当频次比为分母不太大的有理数时,在毕达哥拉斯学派口中,才能被称为”协调音“。其他频次的都是异教,提出无理数的人以至被丢下海里喂鱼了。那么,十二平均律这种反直觉的音听起来还会协调吗?

  在音乐成长汗青上,呈现过二音,三音,四音等各类音阶,为什么风行开来的只要五声和七声?从数学的角度来看,5和7是素数,素数的话能够从肆意音级出发,按肆意音程升高或降低,均能够获得该音阶的所有音级。

  以五声音阶为例。设五个音级别离为1,2,3,4,5。音程中所有的音形成的调集为S。则

  如许,这些子集就完成了对全集S的一个划分,七声音阶亦是如斯。而合数就达不到如许的结果。

  那么,按照五度相生律或者三分损益律获得的音也该当有上述的数学性质。然而,这两种生律方式发生的乐律恰好具有两个不足:一是不克不及回到基准音,二是相邻两音音程不尽不异。也就是说,也就是接踵的12个完全五度的频次比.

  跟着数学的成长,十二平均律应运而生。在我心目中,最完满的工具都不成避免的掺杂着不完满,十二平均律就是如斯。不只仅在数学上完全处理了上述两个问题,并且向我们揭示只需振动频次比是足够接近分母不太大的有理数是,声音照样能够听起来很动听,即便这个数是无理数。那么,什么叫足够接近呢?我这里计较了一下十二平均律发生的七音和五度相生律发生的七音频次之间的误差

  误差几乎都节制在百分之一以内。可是,似乎仍是具有悖论,这些无理数都能够更近似地写成分母很是大的有理数,似乎和前面的概念又具有矛盾。这涉及到测度论的内容,我暂且不谈。并且音乐奇才往往都能接管这些误差,而且能认识到到这些无理数能够接近于某个分母不太大的有理数。

  目前,由十二平均律所发生的七音慢慢被别人接管,并逐步成为了共识。可是不要健忘,三分损益律和五度相生律这些汗青至今还在诉说他们的故事。

  这个问题本身就难以成立。

  中国的古代音乐必定不止五个音,宫商角徵羽其实只是根基要素,中国从春秋战国起头就有十二律律名了,差不多能够对应我们此刻一个八度内的十二个半音。不外,这十二个音也不是随时城市用,仍是有侧重的,好比雅乐喜好在五声音阶根本上插手变徵音(升fa),燕乐有时候也会插手变宫(si)等。所以,中国古代音乐毫不止有五声音乐,六声音阶也很常见,七声也是有的。西方的调式音阶虽然以七声音阶为主,可是也不是每个音城市利用,比文艺回复总结出来的教会调式音阶,虽然都有七个音,可是在现实使用中大多环绕每个音阶的吟诵音活动,为了避免欠好的声响(不协和音),旋律进行时有些音程关系会习惯避免,好比四级往七级上活动。所以,中国自古就有七声,而西方也并非都是七声。

  而我们目前之所以感觉中国音乐都利用五声音阶其实不是来自古代的印象,更多是当下贱传下来的民间音乐,这只是中国漫长音乐成长中的一种音乐罢了,哪怕就是同属民间音乐,也仍是纷歧样,若是无机会去听戏曲、器乐,调式音阶都要复杂得多。所以,以五声音阶为主只是中国音乐的一个特点,而不是绝对的,也不是独一的。

  并且,中国音乐在现实使用中不是音的概念,沈洽先生提出的“音腔”理论很无力量,中国音乐虽然概况上看谱子是写的一个一个的音,但现实上里面包含了环绕这个音具有的大量无法用现代律制定名出来的微分音,它们配合构成了音腔。就像戏曲中那些三回九曲的处所,若是真要把音都测算出来,那估量一个音阶能分成好几十等分。所以,古代,现代,中国音乐都十分复杂。只通过宫商角徵羽是说不清的,使用要比理论复杂太多了。

  那为什么中国是这种特点,西方又是另一种特点呢?

  这个问题就复杂而复杂了,等身的著作都不必然能梳理得清晰。归根结底太多的汗青偶尔加上汗青必然,最初发展出来的成果,总之就是文化上的差别导致的。里面包含了中国和西方人世界观、宗教观、崇奉、糊口体例、科学成长各方各面的分歧。几乎没有可比性。

  由于,律制都纷歧样。中国保守前次要是通过三分损益法来生律,而西方保守按照泛音列的陈列挨次来生律,后来18世纪西方顺应了十二平均律,西方文化进入中国后又反过来影响到中国人的听觉,我们此刻也是十二平均律的耳朵。

  拿西方人给我们塑造的耳朵来察看中国和西方声响之间的差别是很危险的事,很难连结真正的客观和中立。好比,中国人讲五行恶马恶人骑的宇宙观,那跟中国老祖宗选择五个音作为根基元素有没相关系呢?西方人讲三位一体的神学观(圣父圣子圣灵是统一天父的分歧位格,是一体的具有),西方人偏心三和弦布局,三和弦就会导致出调性中不变的三个主音(如do-mi-sol),其他音就会天然的成为它们的从属音,构成一个不变与不不变的音级系统,这跟西方人以七声音阶为元素有没相关系呢?我想这种关系永久说不清,可是也潜移默化无法轻忽。从上面几方面来说,中国为什么只用五声,而西方人用七声,这个问题本身就难以成立。

  至于在使用上会对音乐发生什么影响却是很成心思的问题。音乐气概就完全分歧了。

  五声音阶由于两头没有小二度,所以不管你怎样陈列它们都不会呈现增、减、小这些出格锋利的不协和音程,所以在钢琴的黑键上随你怎样弹,出来的结果都感受很舒缓、和顺。五声音阶就这个特征,这是不是跟我们老祖宗的哲学观念也相关系呢?哈哈。

  西方的七声音阶是成立在调式主和弦根本上的不变与不不变系统,所以I-III-V级必然是不成撼动的主音,此中I级又是统领整个音阶系统的独一谬误,所以其他级上的音都有着本人的天然倾向性,它们总的标的目的就是把不不变的严重感推向极致并最终释放掉,好比V级、VII级音必然要往主音上使用,通过音级名称的陈列就能看出来“主音-上主音-中音-部属音-属音-下中音-导音”(do re mi fa sol la si),这就是一个封锁的权力系统。所以西方音乐不讲究和顺,而是要制造矛盾并处理矛盾,这是西方音乐从18世纪以来的根基思绪(18世纪以前人家也不消七声)。所以我们会感觉西方音乐要比中国音乐复杂,更有戏剧性、更有张力。分歧音阶利用的偏好会带来音乐气概和性格上的极大反差。

  姜夔领会一下,估量是拿五行配八卦写出的扬州慢,虽然我没有去推算。

  15263是五度圈,若是不严酷的算的线形成一个五度圈,玩一把五行生克。

  可是无论若何五个音都太少了,所以:

  总体上看,扬州慢确适用的是八音五度音链,只不外在其平分成了两段来用:一段是4-1-5-2-6-3-7,在这段里面,姜夔用了两个调式:F宫调式、A角调式。第二段是1-5-2-6-3-7-#4,这一段姜夔用的是A羽调式。全体上,若是要鉴定全曲,给以个具体的调式调性的话,小我认为能够将其视为F宫八声调式,其音链的名称如下:

  4宫-1徵-5商-2羽-6角-3变宫-7变徵-#4变商。

  但在具体的申明中必需指出两个七音五度链的使用体例与调式调性的转换。

  作者:Jason Elk

  8055/answer/56288254

  来历: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用旋宫犯调之类的手法能够缔造出良多的变音。这个八音列我估摸着能配八卦,不外没推导过。

  编纂于 2018-04-09

  1 条评论

  不答“古风音乐”所有相关 别邀

  184 人

  其实古代的音乐不止宫商角徵羽,除了变徵变宫清角闰以外在民间还有各类各样现代钢琴中“琴缝”里的音,只是根本音级是这几个罢了。

  并且在西周就曾经呈现六律六吕了,就是现代的首调版半音阶。谁说古代音乐只要五个根本音级了?只是五度相生律和三分损益律所利用的以及计较的都是这五个音罢了。

  朱载堉发现十二平均律 就是为领会决“黄钟不克不及还原”的千古难题。黄钟其实就是十二律的第一个音的名字

  学术不精 不要喷我ヾ( ̄▽ ̄)

  发布于 2015-01-28

  附和 184

  10 条评论

  你们这些人都在讲理论,谁也没真正的举几个例子来申明到底有没有。

  五声音阶是习惯,大都曲子以五声音阶为主不代表没有Fa 和 Ti.

  来看看出名古曲凤求凰。

  传说中司马相如就是靠此曲俘获了卓文君的芳心。

  出名古曲流水。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流水。

  这些出名曲子根基遵照五声音阶,可是fa ti都是有的。五声音阶是保守,可是前人并没有一味的死守“五声音阶的法则。

  更别提出名立异派姜白石了。

  宋代文学家,作曲家,看他的谱子,满篇都是Fa Ti,各类半音满天飘。

  好比出名的杏花天影。

  看着满天飘的半音。

  还有暗香(姜白石的,不是沙宝亮的)

  所以,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五声是保守,但不按五声音阶作曲的多了去了。

  发布于 2018-04-09

  附和 19

  10 条评论

  lilin

  钢琴吹奏 哲学 心理学

  宫商角zhi羽

  其实按照五度相生的推倒(也就是音是怎样被推倒出来的)

  该当是:宫zhi商羽角

  这个挨次你随便找一台钢琴,不断向上找“纯五度”就是这个挨次。

  那么角,这个音再找纯五度呢?这个时候就呈现了“偏音”就是(si)

  这里si很接近宫,就叫做变宫,

  “变”,往低音找半个音。

  当然还有一种操作叫做“清”

  “清”,往高音找半个音。

  那么“清角”就是一个音,角的根本上,往高音找半个音。

  中国的偏音良多的...只是保守以这几个音作为基调。这一点和西方的中古调的顶调逻辑是一样的,简单粗暴、

  发布于 2018-04-09

上一篇:head data-n-head=

下一篇:宫商角徵羽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