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宫商角徵羽 > 宫商角徵羽_中国古代乐理钩沉

http://chabavilla.com/gsjcy/164.html

宫商角徵羽_中国古代乐理钩沉

时间:2019-08-24 00:4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宫商角徵羽_中国古代乐理钩沉_文化/宗教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宫商角徵羽 —中国古代乐理钩沉 文/米怜 图/Fotoe 满了多彩的旋律。 声音 有4 个 物 理 属性:凹凸 、 长 短、 强弱、 音色。对于乐音而言, 声的 凹凸特征尤为主要。 在中国保守音乐

  宫商角徵羽 —中国古代乐理钩沉 文/米怜 图/Fotoe 满了多彩的旋律。 声音 有4 个 物 理 属性:凹凸 、 长 短、 强弱、 音色。对于乐音而言, 声的 凹凸特征尤为主要。 在中国保守音乐 中, 用以标 记乐音相对音高的“五声 音阶” 使用最为普遍。 当我 们用右手 弹 拨 古 筝 的 第11 弦到第15弦时, 能够听到由低到高的 5个声音, 它们 便 是中国 传 统音乐中 中国是一个礼乐之邦, 音乐文明 积厚流光。 数千年的音乐文化沉醉了 一代代中国人, 同时也留下了较为完 备的音乐理论, 如三分损益法等理论 的呈现早于其他国度和地域, 去世界 处 于 领 先 地 位 。这 是中国 文化 的 精 华, 也是世界文明的瑰宝。 摇乱了五声 中国古代对音乐家比力不放在眼里, 古 代的音乐理论在“野史” 中地位也不 高, 没能留下更多的书面材料。但音 乐和文学一样, 是古代学问分子阶级 的必修课, 在古代中国人的日常糊口 中无疑有着主要地位, 民间则更是充 的 “五声” “宫” “商” “角” — 、 、 、 “徵” “羽” 相当于此刻数字简谱 、 , 中的 “1、 3、 6” 2、 5、 。 随 着 中国 古代 音 乐 和 数 学 的 发 展, 距今26 0 0 余年的春 秋期间, 在 《管子·地员篇》最先记述了用数学 计较五声相对音高的科学方式, 书中 36 读者赏识 1/2013 文化纪事 写道: “凡将起五音, 先主一而三之, 四 开以合九九, 以是生黄钟小素之首以 成宫; 三分而益之以一, 为百有八, 为 徵; 不无有三分而去其乘, 适足以是生 商; 有三分而复于其所, 以是生羽; 有 三分而去其乘, 适足以是成角。 ” 这就是中国音乐史上出名的 “三 分损 益 法” ,其大意 是说: 若是 要 得 五声, 起首要定一个尺度音, 把它作为 “宫” 其余各音可将管长、 , 弦长或减 少(损)三分之一, 或添加(益)三分之 一, 或再于所得加减三分之一, 皆以此 类推。 简单以算式暗示就是: 宫 (a×3)4=81 徵 81×4/3=108 商 108×2/3=72 羽 72×4/3=96 角 96×2/3=64 (a为“主一” 即原单元长 度, , 81、 108等为比例长度。 ) 跟着古代音乐实践的不竭丰硕, 人们对音乐表示力的要求越来越高, 音 高 关 系系统也 越 来 越 复 杂,逐 渐 变幻出 “七声音阶” “十二律吕” 、 、 “二十八调” ……但万变不离其宗, 中国古代乐理中关于音高的绝大部门 理论, 皆可由 “五声音阶” 和“三分损 益法”推表演来。就像一把逾越了千 年的筝, 虽然从最后的5弦到7弦、 13 弦, 成长到现在的21弦、25弦, 但它 以五声音阶定弦的准绳千古未变, 流 传至今。 可若闭上眼睛, 思及一支似乎一 直 萦 绕 耳 边 的 古 筝 曲,你 必然 会 怀 疑: 这千变万化的弦音是简简单单的 五声足以演绎的吗? 不, 当然不是。 中国保守音乐的魂灵在神韵, 古 乐吹奏讲究“以韵补声” 这“韵” , 又 是怎样来的呢? 当我们用右手在古筝上弹出一个 音之后, 左手指在得出此声的弦上均 匀地上下 “波动” 筝弦, 称为 “吟” 前 ; 后微弱地“波动”筝 弦, 为“猱” 左 ; 手食指、 中指或中指、无名指按 压筝 弦, 使右手弹出本弦发声以外的音, 叫 “按” 右手拨弦时, ; 左手将所弹的音 经按弦滑向下一根筝弦的音高, 叫做 “滑” 。 筝音以 “吟、揉、按、滑” 等技巧 演 奏,其音 高已 经 不 固 定 在 五 声之 上, 而是在五声的音高附近上下扭捏 变化致使韵。 中国保守乐器的吹奏, 各有一套 致韵的手法: 古琴之吟、 猱、 绰、注, 琵 琶 之 推、拉、绞、煞,二 胡 之 猱、 滑、抠、压, 笛子之 颤、叠、振、打、 吐、滑、剁、 花……正 是 这千 姿 百 态 的微 妙摇 拨,将简单的“声”含蓄成 “韵” 付与了中国保守音乐奇特的韵 , 味。 恰如明代琴家徐上瀛在《溪山琴 况》中所言: “五音活跃之趣, 半在吟 猱。 ” 清刻本《琴谱》残本 古乐何时才有声有色? 有别于美术、建筑等空间艺术, 音乐独 特 之 美 还 在于它是 时 间的艺 术。 单个的乐音有长有短, 音与音之间 或行或止, 持续的乐句分轻重缓急。 这些乐音的时值及其关系按必然的规 律组织起来就是节拍。 节拍是音乐构 成的第一要素— 中国保守音乐中, 有 离开音高 而单以节 奏存 在的 锣 鼓 乐, 却断没有无节拍的曲。 “板眼” 是中国保守音乐所独有 的节拍体系体例, 数百年来被普遍利用, 以 致已 固 化 进 中国 的 语 言,形 成一 系列成语, 如“有声有色” “一板一 、 眼” “一板三眼” 皆是以 、 等, “板眼” 喻层次、 条理和方式。 “板” “眼” 、 在乐理中的本义究 清刻本《琴谱大全》 1/2013 读者赏识 37 CULTURAL EVENTS CULTURAL EVENTS 文化纪事 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 富春堂刻本《重修注释对文捷要真传琴谱大全》 清刻本《五知斋琴谱》 竟是什么呢? 一般来说, “板” 为强拍, 在中国 保守曲谱 “工尺谱” “×” “、 中以 或 ” 标识表记标帜; “眼” 为弱拍或次强拍, 为区分 二拍子和四拍子,又有“头眼” “中 、 眼” “末眼” 和 之分, 别离以 “.” “。 、 ” 和“.”标 记。所 谓“一板一眼”就是 每节有两拍, 属于中国保守音乐板式 中的 “中板” 雷同于此刻2/4拍的音 , 乐。 以此类推, “一板三眼” 就是每节 有四拍, “慢板” 雷同于此刻4/4 属于 , 拍的音乐。 举个简单的例子: 简谱 “3 3333 33 3333 ” 若以 “板眼”标 记节拍,就 属于 “一板 三 眼” 具体记为: , × ﹝ 3 . 3333 。 33 . 3333﹞ 拍“定 量化” 即明 确一节四拍或两 , 拍—至此, 中国的节奏才有了定值, 这也意味着保守音乐的节拍感越来越 了了了。 在定量性节奏之前, 中国保守音 乐的节拍体系体例是如何的呢? 我 们 还 是 从 板、眼 说 起 。在 中 国 传 统音乐的世界里, “板”的呈现 比“眼” 早了近千年。 《旧唐书·音乐 志》记录: “拍板, 长阔如手, 厚寸余, 以韦连之, 击以代抃(抃: 拍手)。 这 ” 个击节的 “拍板” 就是 “板” 的由来。 拍板事实何时入谱, 又若何利用?明 代王骥德在《曲律·论板眼》中引见: “ 古 拍 板 无 谱,唐 明 皇 命 黄 幡 绰 始 造为之。 牛僧孺目拍板为 ‘乐句’ 言 , 以句乐也。 所 谓“句乐” 就是每唱 ” , 定一 句击 一板,暗示 一 句竣事, 下句 起头。这就是我国贯穿古今的节乐方 法 — 句拍。 句拍不分末节, 只和着 乐句的韵律, 因而可归类为韵律性节 拍。 也许有人会感觉, 一句仅一拍未 免过分随便。 可要晓得, 最原始的音 乐只是一拍接一拍地持续下去, 对于 节 拍 本 身的 长 短、快 慢 没有任 何 限 定, 完全 “随心所欲” —中国自周代 至秦汉音乐的次要节奏形式就是这种 发乎赋性的 “天然节奏” 天然节奏以 。 “无板无眼” 的散 板板式存留于 “板 眼”节拍 体系体例中, 至今仍传承 着中国 古代音乐 “拍无定值” 的奇特风味。 天书般的古曲谱 《红楼梦》第八十六回中有如许 一个情节: 贾 宝 玉 来 到 潇 湘 馆,瞧 见 林 黛 玉 正看的那本书, 发觉“书上的字一 个也不认得, 有的像 ‘芍’ 字; 有的像 ‘茫’ 也有一个 字; ‘大’ 字旁边 ‘九’ 字加上一勾, 两头又添个 ‘五’ 字; 也 有上头 ‘五’ ‘六’ 字 字又添一个 ‘木’ 字, 底下又是一个 ‘五’ 字” 他看 着 。 又奇异, 又疑惑, 便说: “妹妹近日愈 发进了, 看起天书来了。 ”黛玉嗤的一 声笑道: “好个读书的人, 连个琴谱都 没有见过? ” 林黛玉看的这本琴谱为何如“天 书” 一般? 这还得从古琴谱《碣石调· 幽兰》说起。 《碣石调·幽兰》是南朝梁代隐 士丘明的传谱, 距今约1500年, 是我 “板眼” 这种商定俗成的节拍体 制事实在何时成形, 史家众口一词。 但板、 第一次在曲谱中呈现, 经 眼 已 是明朝的事了— 明代戏曲家、 曲论 家沈璟不甘其时“不叶宫调” “已罕 、 节拍”的乐曲传承方 式,编写《南九 宫十三调乐谱》 出格在乐谱上 , “附点 板眼” 以板眼 匡 正节 拍; , 并主意节 38 读者赏识 1/2013 国现存最早的古琴乐谱, 也是最早标 注出音高的古曲谱。 全谱近5000字, 所言皆如“无名不动,又下大指当九 按 徵; 无名散 打宫, 挑徵 。大指掐徵 起, 大指还当九按徵羽; 急全扶徵羽。 举大指、曲无名, 当九十间按文武, 食指打文……” 全数以文字来表述弹 琴的指法和弦位, 因而被称为 “文字 谱” 。 文字谱侧重指法的记谱体例, 往 往两句话只记下一个乐音, 再加上曲 谱以全文字表述, 往往 “动越两行, 未 成一句” 太没无效率了。唐末琴家曹 , 柔有感于此, 在文字谱的根本上,减 取其指法、 弦位术语中环节性部门组 合成“字” 缔造出 , “减字谱” —这 就是贾宝玉看不懂的 “天书” 了。 “天书”事实怎样看 ? 且让林妹 妹来执教吧: ‘大’ ‘九’ “这 字 字是用 左手大拇指按琴上的 ‘九徵’ 这一勾 , 加 ‘五’ 字是右手钩 ‘五弦’ 并不是一 , 个字, 乃是一声。 ” 从 “两行未成一句” “一个 到 ‘减 字’ 就是一声” 古曲谱就在如许的简 , 化过程中越来越符号化, 也就越来越 像 “天书” 般难懂了。 前文曾提 及的“工尺谱”则是由 “燕乐半字谱”简化而来, 它也是中 国保守曲谱中使用普遍的一种。 以燕 乐半字谱记实琵琶曲, 需要20个形似 半个汉字的符号, 若是记实五弦谱, 则需要25个符号; 区别于记实以上两 种弦乐的 “弦索谱” 燕乐半字谱还另 , 有“管色谱” — 这些在简化了的工 尺谱中不再区分, 好比在音高方面, 就 同一以“上、尺、工、六、五”记实 “宫、 角、 羽” 商、 徵、 五声。 工尺谱看 似简单了 但要以一套符号系统记实下 , 多品种型的乐曲, 这套符号系统本身 就会越变越复杂。 若是我们认为, 只需能解读古乐 清康熙刻本《澄鉴堂琴谱》 明万积年间李文芳续刻本《琴谱合璧》 传,指 授 数 曲, 留神习听,久 则渐 能 体会,再 按 照谱曲,逐字鼓 之,连 成 句读, 凑集片段, 渐能够完其曲矣” 。 这是一件费时操心的事, 故琴人向有 “大曲三年、 小曲三月” 的说法。 直到清末, 习传千年的 “打谱” 流 程才有了划时代的改变— 添加了将 减字谱译成工尺谱的环节。 从此, “打 谱” 一词又添加了 “译谱” 的寄义, 并 在 “译谱” 过程中加点板眼, 标了然节 奏。 可说到底, “打谱” 终归是琴家对 古乐个性化的再缔造, 即便是统一曲 古乐, 分歧琴家也会 “打” 出分歧的乐 谱—这些颠末小我演绎而不尽不异 的古曲谱同时传播下来, 又给古乐的 原貌蒙上了一层奥秘的面纱。 有人说, 中国保守音乐的特点是 “音无定高、 拍无定值、 谱无定法” , 属于开放式的音乐系统, 崇尚随心而 动。这让我想起一个令人忍俊不由的 小插曲: 昔时唐明皇命黄幡绰造拍板 谱, 黄幡 绰却画了两只耳朵进 上, 说 “但有耳道则无失节拍也” 看来, 。 这 一曲古乐, 不拘于音高, 不滞于节拍, 也无碍于乐谱, 只持一 份古心, 开一 对感知的耳朵,和 着天籁心声, 便自 然奏得恰切了吧。 谱就能精准地奏出古乐, 那又大错特 错了。 也许曾经有人察觉, 古琴谱从文 字谱成长到减字谱, 次要是精简了文 字, 却并未改变记谱体例—只记指 法, 标 具体音高,更非论节拍,这 不 样的记谱体例又加大了还原古乐的难 度。历代琴人 “按谱鼓曲” 都要履历 , 一番 熟 悉、揣 摩、 体会的“ 打 谱”过 程, 正如清末琴家祝桐君在《按谱鼓 曲奥义》中所 记述:打谱需“先 从师 1/2013 读者赏识 39

  文档贡献者

  中国古代乐调 宫商角徵...

  宫商角徵羽对应的音乐

  西医:古代五音保健功能...

  宫商角徵羽(一)

  释_宫商角徵羽_阶名由来

  按照古代宫商角徵羽和五...

  宫商角徵羽对应的音乐介...

  按照古代宫商角徵羽和五...

  西医:古代五音保健功能...

  关于中国保守音乐的根基...

  中国民族乐器图片和引见